• <tr id='jq7G37'><strong id='jq7G37'></strong><small id='jq7G37'></small><button id='jq7G37'></button><li id='jq7G37'><noscript id='jq7G37'><big id='jq7G37'></big><dt id='jq7G3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q7G37'><option id='jq7G37'><table id='jq7G37'><blockquote id='jq7G37'><tbody id='jq7G3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jq7G37'></u><kbd id='jq7G37'><kbd id='jq7G37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jq7G37'><strong id='jq7G3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q7G37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jq7G37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jq7G37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q7G37'><em id='jq7G37'></em><td id='jq7G37'><div id='jq7G3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q7G37'><big id='jq7G37'><big id='jq7G37'></big><legend id='jq7G3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jq7G37'><div id='jq7G37'><ins id='jq7G3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jq7G37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jq7G37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jq7G37'><q id='jq7G37'><noscript id='jq7G37'></noscript><dt id='jq7G37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jq7G37'><i id='jq7G37'></i>

                茅盾民國時工資曾低於徐誌摩 因沒有留學經歷

                2019-04-19 08:48:24

                  工資按甚標準發放?阿Q曾做夢,夢見他鬧革命勝利後▲,“元寶,洋錢,洋紗衫”,想要啥,就有啥,想要多少就有多少,“秀才娘子的寧式床要兩張”,阿Q夢是:工資按想分配。阿Q想的按想領工資,是美好的,實現起來卻遙遙無期(按撈分配,有點按想分配意思,卻到底上不了臺面)。我們的工資發放,概念名是按勞分配,也是概念多於實際,比如說莫言的《紅高粱》改成電視劇,莫言據說領了稿酬1000萬,而演員周迅呢,演出費是3000萬,這裏怎麽來算按勞分配?我們普羅大☉眾多半是按職務分配,按職就像是帶著千鈞之力稱分配,按資本分配,按文憑分配(本科生與博士生,不一樣),按貢獻率分配,按底薪加提成分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民國以後,有一種分配,不太好命名,姑且謂為按土洋分配吧。這分配起自民國,至今好像還有這種分配樣子啊的影子在,盡管不曾給命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且看幾位民國名家參∩加工作後的工資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16年7月,沈雁冰(茅盾)進入了商務印書館,當了一位編輯,他的工資是每月50元,工作了好些日劃過這名隊員子後,增至100元;5年後,田漢當了中華書局的編輯,他實習期工作比沈雁冰翻了一倍,第一個月就領取了100元;再後不久,徐誌摩也來了十裏洋場,同樣幹起了編輯活計,其工資是200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位名∞家工資數目不高,而含金量不低,據陳明遠先生在《文化人與錢》裏考證,1927年上海市媽小學教師月薪是41.9元,編輯們工資大大高於教師收入;也是陳先生考證,其時一元大致相當於上世紀90年代的3元~40元,這麽一算,沈雁冰與徐誌摩們工資非但不過不多時低,還可以說算是高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茅盾、田漢與徐誌摩其工資為何差書友110728142406101?都是在十裏洋場,幹得都是同一活計,雖則是不同單位,但差別何搞這麽他大?單是因為市場?商務印書館與中華書局,名氣差別並不大,市場所占保鏢護院啥動靜也沒聽見份額,估計商務還大些;徐誌摩不在這兩出版社,他是《文學月刊》當刀斧手,文學類刊物,當時也並不比兩家出版社有市場,但他的工資卻比兩位都翻倍,這又是何故?

                  陳明遠先生考證了,沈雁冰■工資低,蓋因他當時是“土鱉”,國內輪回木子峰大學畢業的,不那看樣子麽值錢;而田漢任編輯,他有洋學歷,他在〗日本留過學;徐誌摩也是留學生啊,何故高他一貴友是受了傷頭?徐誌摩不同,他從英國“輕輕地我走了”,雖沒“帶走一片雲彩”,但回到國內撈金來了,身價大不同了。茅盾與田漢,是按土洋搞分配,田漢與徐誌摩按的是洋洋分配——東洋與卻又擔心我跟你合作會引起補天太子西洋,分配也是差別蠻大的。民國時期有個說法,西洋的海歸,叫鍍金;東洋第六十四 詭異的海歸,叫鍍銀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真有這種分配體制?1927年,20出頭的還沒有收藏張光人,來到了江西省黨務學校謀差,也當上了學校的編輯,他領的工資是月資60元。與茅盾參加工作初比,他多了10元,但是時間差是11年,除卻通脹因素,工資未必比茅盾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能是這種工資分配刺激你要了張光人吧,他找了機會,去了日本慶應大學留學去了。幾年後,他回來了,稻粱謀於中山▼教育館,幹的算是老本行,任《時事類編》的日文翻譯員。翻譯工資素來不太高,比如今年下半年出來的“版稅新規”,翻譯比原創稿酬就低很多(每千字80元~300元,翻譯是50元到200元)。而張光人任日文翻譯←員工資卻比原來高了,月薪100元。100元也這樣反而不美不高啊。數目不高,實際含量高——張光人並不是大島就行全日制,他不用去坐班,是半職,貌似兼職;若是全職呢?工資會翻№倍到200元而不止了。做土鱉與做海龜,不一樣啊不一樣,工資收入兩重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光人不是別人,他是後來大名鼎鼎的胡風。有這份本土“洋博士”工資,胡風在上海,最初日子是過得蠻好的,在上海租了房子♀(租金每月13元,大概占工資收入的十分之就在這兩條線中間一,不是與人合租啊,是全家一套房),還有余錢借與人家。左聯打擊周揚多而你來向他借錢,有次一大早就來敲門:“家裏沒菜錢了,借個三五元吧。”周揚據說常來借錢,多半是老虎借豬,肉包子打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插個話。胡風還有個後話,他後來收㊣入少了,得靠左聯來支助了。胡風下垂後來辭了《時事類編》翻譯員工作,吃△飯都成問題,何況租房?中共地下黨馮雪峰見了其困窘,讓胡風←搬到了他租住的房子去,租金自然不要,胡風便住了馮雪峰所租之房。底樓是馮雪峰,二樓是周建⊙人,三樓是胡風一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海歸與土那是你給飯店老板錢了鱉,工資差距外,還有桌子的差破破爛爛別。曾任《中央日報》總主筆的陶希聖在1955年傷心憶往: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國內大學畢業而有教書經歷的,月薪八十元,坐的是三尺長尺半寬的小桌子,加一硬@ 板凳。桌上的墨水是工友用開水壺式的大壺向一個小瓷盂註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若是日本明治大學一類學校畢業回國的人,月薪是一百二十元,桌子長到三尺半,寬到二尺,也是硬板凳。如果是日本帝國大學畢業回國者,月薪這是什麽道理可到一百五十元,桌子長到四尺,寬↘到二尺半,藤椅子。桌上有水晶紅藍墨水瓶,另加一個木架這人絕對是一個危險人物子,內分五槅,可以分類存稿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若是歐美一般大學畢業〇回國的留學生,月薪可至二百元,桌椅同於日本帝國大學的留學生。如果是英國牛津、劍橋,美國耶魯、哈佛,而回國後有大學教授經歷,那就是各部主任,月薪二百五▃十元,在待遇上頂了天。桌子上有一副若有所思拉上拉下的蓋,除自己坐藤椅外,還有一個便凳子,預備來接洽工作的人坐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朝廷看不起國人,國人需到國外去鍍層金,方才做金菩薩供,這情形在民國那時,便已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劉誠龍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新聞網